见闻

最近又认识了一个朋友。
不算是特别寻常的存在,却也非同一般。
他酷爱历史,对历史的东西虽说不上了如指掌,但和我们比起来却详知八九。我们在西单图书大厦碰的面,他正在买一本叫做《阿拉伯通史》的书。
“全世界大概只有他会写阿拉伯的历史了,因为阿拉伯人认为古兰经只有用阿拉伯文写才有真实的价值。”
我本来是去见另外一位朋友的,他最近在北京学英语,十月份又去考SAT。想必那位朋友有着和他一样的目的了吧。
“好多史学家都在美国的大学当教授,然后再美国研究中国历史。虽不明白其中的秘密,但想必是有什么理由其中。”他如是说道。
我们又转去四层的专业书籍区。
你看看这些书,都是传记,却没有一个人你知道,你唯一知道的也就是它是院士。
“这些人真正的伟大。他们成年便潜心研究,知道快死了才有机会让人们知道他们。”
不久看到了计算机的相关书籍,我也乐此不疲的给他们讲Python的笑话和php与HTML的关系与关联。
“我觉得你很厉害啊,你一定是学习很好的人吧。只准备报考哪里啊,清北还是浙大复旦什么的。”
我一瞬间感到懵圈。
我懵不是因为他高估了我的学习水平,而是他至始至终没有说“学霸”这个不明褒贬的词语。
然后我想,我能说出让别人信服的话,为什么就不可以有与之相符合的水准呢。
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去考什么顶尖院校,就连出国也瞄准的是收费低廉充满生活艺术气息的日本。所有调侃都离不开“学霸”这个词,而我也没有机会真正靠近这样的话语。而他却真正的用真心对我说这样的话。
于是我们的谈论继续下去。
回到黄庄吃饭,总是我带路。
于是他们也知道我是北京户口的人了。
“你很像一个纯正的北京人了啊”
我笑笑,我知道自己不够格,但面前有一位有着顶尖实力的人,正在用他的诚意,佩服我。
于是我们谈论到学校。
“沈阳的高中可有意思了。”他操着厚实浓烈而又带着些许装逼的自豪感的东北话。
“我们的学校,是不能带手机的,很多都要管制。”
于是不知怎么我们谈到了入团这件事。
我和我那位朋友都没有入团,因为并不喜欢它,也不觉得它会带来什么好处。
“但我们不同啊,我们是强制入团的。每个人还都要入团考试,考不过就得一直考,反正团你是入定了。”
之后我们又谈到了一本率,记过,宿舍等等情况。
我惊奇的发现,没有一项与我太原的母校实中相似,反而其他学校都是在管教之下出才子。
我们实中总保持着90%以上的一本率。
学校真的推崇自主学习,不论你逃课,去自习室,还是在操场,都不会有人去给你记过,去给你抹黑,手机随意带,只要你觉得现在应该玩手机,那你就玩吧。
晚上的自习,是自由的。没有人限制你进出校门,出门买书买笔,吃饭上网,一切都决定于你自己,没有人掌控你的命运。
我想起了我一个朋友的话:“我坚信如果不靠强制就控制不住自己,那就算有人强制他也干不出什么成就来。”
有的人在学校,每天被强制五点半到班,一天十几节课,然而一本率也只有50多。
也有十分发达地方的学校,管制手机,周末不回,照样不知所云。
也有我的其他同学,闭关自己,停止一切电子设备去学习,也不知做出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停。照样看手机,听音乐,看动漫,时而还熬夜建网站玩游戏。
我并不觉得强制和极端能带来什么。
正如那位朋友所说:“东北现在已经没有年轻人了,除了沈阳,其他地方全是高龄人,每天广场舞非常热闹。”
“沈阳那几个购物广场也都倒闭了,换成了出国的培训学校,里面老豪华了。”
人的攀升就如同这地方的发展,约束只会让他更加迷茫。
“中石油每年亏损好几百个亿,但是对中国整体发展大有好处,对石油企业却是置顶之灾。”
收到约束的人,不会有太多自由的心里的。
不能自律的人更没有自由的权利。
走在黄庄的街上,就算是购物场所里也都是校服的学生,不同的校服走在一起,勾肩搭背好不快乐。
我们尽力装作自己是大学生,来减轻这份痛苦感。
人大附中、北大附中、清华附中。
每一个人背后都可能是非常厉害的人,也许在他们心中,211都是保底的学校。
“我们沈阳那边的前一百,都出国了,就算去不了美国,也在香港读大学。”
不知什么时候,我们已经离开了闹事区,前往酒店。
我们一直在闲谈。
有人说,讨厌政治就要从了解政治开始。
在全家在政府机构的家庭里,我第一个提出不入团,不找铁饭碗,去自己创造。
在全家都没有相同工作的家庭里,或许有人正在努力靠近政府。
更也许在更加遥远的地方,有点家庭已经做好了把家业一脉相承,星火永递的想法。
须藤元气结束了自己做拳击手的日子,去用不吸引眼球的事物完成自己音乐家的梦想。
在利益的面前,渔场只有36分钟的价值,但动漫渔场终究不会去把“非盈利同人”转变为商业作品。
不论多久,一到九一八沈阳日本使馆前就会围着上万人,打着醒目的旗号,每个学校都会组织演讲,放空报警从来没有逾期。
当iphone7发布的时候,你对取消耳机插口不满,却得到了“你听音乐竟然还用手机”的结果,‘真正的音乐爱好者只能用前端。’

须藤元气还在为世界大同理想不断前行。
渔场寻找自我主题《中国的同人》不圆满结束。
一有动静沈阳日本大使馆就会被真枪实弹保护起来。
喊着前端的人还一直在口授着魔音和无线蓝牙。

最终,不会变化的终究不会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