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

在今天提交完最后一门课计组的report之后,我似乎意识到这是我自从大学以来第一个看上去可以无所事事的暑假。其实大概也不能,但是交完report,与学校暂时无瓜葛之后,涌上心头的第一感觉确实疲惫,困乏,无聊,无奈。这是今年在日本第二个什么都干不了的假期。距离上一次写博客时隔两年了。我也说不清为什么不写博客,似乎人在日本,就慢慢身心都远离了我所熟悉的事物,慢慢就变得蹒跚了起来。

作为杂谈,简单聊聊最近几年在干什么吧。
上一次博文是在2018年暑假,那就从2018暑假左右开始谈起。
2018年4月,高考失败后去日本再战。
2018年暑假,在国内复习与准备各种大学面试笔试。
2018年9月-2019年3月:我的住址从东京墨田区两国搬到东京墨田区向岛,再到千叶船桥市东船桥。
第二次留考仿佛高考的复写,考的稀烂,一塌糊涂,我靠着前期合格的立命馆大学一路冲刺其他学校,可惜全败。最后在4月开学前做了一趟全国环游,拜访了不少同学,但同时大概也是我最后一次和同学近距离相处。
2019年4月-2019年8月,在立命馆的第一个学期,仿佛被丢进大山里的城市人,手无寸铁,好不适应。为了提前解决这种问题,去考摩托驾照。
2019年9月提前回到日本,想着要早一秒拿到驾照。最后10月拿到了,这一年的浪人计划(重考)也开始了。10月开始的后半学期我没报太多课,空出来很多时间去继续战留考,战校内考。这次的留考拿到了凑合的成绩,后期的校内考充斥了整个假期,只得在元旦匆匆回国安稳一周。虽然在国内也是每天泡图书馆。现在我怎么也想不到,如果元旦不回国,我甚至会被困在日本一年以上。
2020寒假。一直埋在家里复习。碍于疫情,1月开始就在日本自我隔离,除了2月底出门在本周岛东西横断三次连续4天疯狂校内考以及零碎不连着的其他校内考,以及三月中旬骑摩托环琵琶湖一圈以外。没离开过南草津一步。
网课大二如期而至。每周12篇report冲破了最后的心理防线,半年以上和两个以下的人现实性往来,本质上被国内几乎所有过去的人遗忘,逐渐变成了连说话都会觉得奇怪的家伙。今天貌似又一次放假了。按理说今年不能再浪学校,却是要准备大三编入转学考试的,9月的托业还在等待我,但我貌似已经没有精力去做。未来去哪里读研?如何快速回国?貌似都是想不明白的问题。

放假即破灭。
没想到所谓放假的第一天,就发现老本行被掀锅,过去所想价值瞬间不存在了。
恍恍惚惚撞到一个介绍国内东方社群/同人圈的b站专栏,内容之详细,以至于和我多年慢慢积累的大量早期国内东方资料基本重合类似,甚至追加了渔场之前漂亮同人堂的内容–这部分对我而言一直是可有可无,本身算不上东方圈的开始的。但它积攒的却是鱼总Fish的思念,以及更早一批人的本心–其实也对我不是特别重要的部分,因为从渔场跟随到漂亮,最终会扯到kid–这之后还会牵扯更多同人团体,而我只对东方感兴趣。
文章本身几乎无可挑剔,国内东方社群历史本身了解的途径就很窄,一旦找到了就只有那一条路–大部分人可能都是从同一个地方出发,最后达到同一个目标,仿佛可以穿越回过去的历史,一笔一划写的清楚,容不下其他言语。虽然其中有些部分是怎么找到的,我也一直抱有迷惑,但文章本身其实是无所谓的。令人灰心的,是他的个人网站。
和很多之前认识的同龄人类似,这也是个年龄相仿的神童,一个早早就在互联网上可以留下自己一笔的人物,以至于他们的丰富,导致他们对丰富的否定。网站上写道,文章的决定是十分坎坷的,但它的过程,确实一气呵成的,平均一周一篇。我不清楚我之外的人对东方同人了解甚多甚少,不知道他们是否有高强的起点,至少我得到很多消息,除了通过那条固定的渠线,还有很多迷津小路,但大概都是被在一周之内完成了。
心态恢复平静,继续看对方的网站上的文章。
东方在对于国内东方社群,或者就是东方同人社群,大概就是爱好者从深受影响而同人创作,进而走进专业化,原创化,最后创造新的project,成为领域的或东或西某一角。不论是从同人音乐走向专业电音领域的haku,还是从同人画手走向制作人,新的project人的海猫氢弹库,更或者早已在各个领域扎根的各路神仙,国内的东方社群虽然早就断代了,在渔场死后,在小镇死后,但是某些时代的终点就是某些时代的起点,宛如一所大学,终将毕业之人最后携手或者不约而同成立新的时代,逝去的中国东方同人史一直在诉说这一轮回,不同于贴吧开始的新东方社群。这些话在多年前就深根蒂固于心,乃至一直是我作为东方同人史爱好者砥砺前行的唯一动力–回到过去,追忆过去,透彻过去,【历史可以被遗忘,但不能被遗失。】【中国东方同人史就是从引导一拨人,从同人走向专业,走向毕业,走向新的project。】没有被展示出来的后句,我甚至不敢在任何地方明示。不过同样的话已经被说过了,现在再高呼出来,也不过是巧妙的蹭罢了。就像看到论文出版而痛悔不已的科学家,自己做过的一切仿佛都是尘埃,自己接下来做的一切仿佛都是追随。我曾在好几年前就对【想法】的保护烦恼许久–世界的残酷容不下共同的荣誉,时间的存在更是让每个随着时间跳动的生命对它致以崇高的敬意,先与后是绝对的,不容打破,不能打破,只能在懊悔中为自己感到羞愧。然而像这样写文章去发泄自己,终究不过是在暗地里为自己的嫉妒发生,往如在病床上看着电视里的范马父子,大喊【这我也做得到呀!】的杰克范马一样。
终究还是早了半年。而这半年是我没有接触它的半年,这半年的结束也一如平常,在现在结束的一瞬间,它就追上了你。
从今往后,我似乎也失去了在这一领域探索的义务,失去了一切的动力。自讨苦吃,接下来的每一步看似在证明,其实在挽救,在诡辩,在狡辩。
暂时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做。
看着对方的文章,感觉自己也是这么想的,但为什么你会说出来而我没有找到说出来的机会。但仔细想想自己仿佛又不是这样想的,对自己的本心产生了疑惑,一篇文章竟让我如此动摇。仿佛中国东方同人史的研究,早已成为自己最后的遮羞布,需要完成的却没有完成。
仔细想想所处的环境,说不定环境确实早就了这样的我–缺少交流,缺少实感,往如在新东方上培训课的竞职者,失去了所有爱好的土壤。
仿佛一直在说日本是宅的圣地,也是东方爱好者的圣地,是东方的土壤。我为何对这片土地毫无发觉,毫无触觉呢?盈月纪年和境界生命物语在交付完成到zun先生手上的那一瞬间开始,对我而言zun先生不过是zun而已,在我心中它仿佛不会对我而言所爱着的东方产生任何价值,其实自己爱着的东方也并不一定是zun先生自己创造的价值。时代,人群,年岁,机遇,信息,身份,是多元的遭遇创造了早期的中国东方同人圈(社群),而又是这多元的每一层每一丝的紊乱错综,一步步让它走向自我灭亡。我总会在最后发现我到底想说什么。我不想谈东方爱好者,但我必须谈。那个时代的东方爱好者可能并不存在什么转型,他不论之后去做什么,不做什么,他都永远剥不掉身上【早期东方同人圈一员】这样的标签,这个标签也在无时无刻不影响这个人。也许算一种“因果”,但我希望这层神秘的面纱不会脱落。

我不想当追随者,但也不得不当。
2020.7.23

火种与传承

今天,我突然笑了。
笑的十分开心,有如不曾这么开心过。
都是因为目睹了我所无法预料的,有生之年的历史的传承。
2005年,玄女只做了中国第一张东方同人CD–《境界生命物语》
2006年,中国东方同人第一次打入日本cm,成为新的起点–《盈月纪年》
在那之后,我们又创作了更多奇迹。
时隔多年微博上在没有传出关于盈月纪年的消息,今天突然打破了那长久的宁静。
今年5月20日,zun终于来到中国大陆,在北大举办讲座。如此高规格的事件,自然请到了中国东方圈的大多数鼻祖和历史人物。
过去中国东方第一个论坛,也是创造奇迹的论坛——动漫渔场(东方小镇)的站长airzhangfish和论坛的主要音乐制作人haku_wang(月代彩)也被请到了现场,这是一场空前绝后的历史的聚集。
而在今天早上,囧仙把fish托付给的这两张有着起点意义的专辑亲手交给了zun。
东方同人的火苗在这两张cd中点燃。虽然一时好像熄灭,但是不会的,它终将被传承下去————
最终,它被交接到了东方的鼻祖——zun手中。我们的历史的成功,历史的结晶真正地被迎接下去,我们走过的路,我们会把它记录下来,然后这一份宝物,永远珍藏在历史的原点,我们的出发点。
这是里程碑。意义重大。

我是一个渺小的人,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历史记录员罢了。
2011年,我从stg进入东方;
2011年,我接触到东方同人音乐;
2011年11月,我第一次听到盈月纪年;
2011年末,进入东方小镇,但是由于年少已经淡忘账号消息;
2013年,开始发掘盈月纪年1,2,以及境界生命物语级其他老同音专辑的信息
————2017年5月24日,获得《盈月纪年2》
————2018年5月21日,fish站长成功完成中国同人与东方本体的交付于对接。

如果历史的苏醒都能在有生之年让我亲眼所见,那么我也没有什么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TAC闭站之后的一点话

前段时间 大约是在今年的四月份 我偶然发现TAC关闭了。
我来这个地方其实也没多长时间,只是在搜寻中国東方圈子的时候偶然发现的。
我其实在这之前的很长时间就已经发现了除了東镇以外的其他论坛
只是后来发现这个地方 不过在我去的时候就已经是几乎没有人的地方了。
则圈 算是東方一个比较大的圈子。
我对则圈的了解更多来源于Q群和贴吧,还有同人展
在展子上则圈总是占一小块地方,放几台电脑和一个大屏幕,
寥寥这样就开始打了,一打就是一天。
说实话我坚持不下来,但是他们总是乐此不疲,一局连着一局。
我所在的小地方基本见不到什么展子,但是每当去北京上海或者成都时,总能见到一批一批的则玩家。


返回说说这个论坛吧。

论坛的名字叫Touhou Act Club,东方格斗俱乐部,通称TAC
————410

相比DoujinSTG的三叶草和嘉年华(已经停运了),TAC是幸运的。它在我发现的时候还是有点击量,还是有新帖子,我注册之后的第二天,我也发现了新用户。
但是就在这样的小打小闹之中,某一天它上不去了。正值高三的我,不去在意太多事情,只是在微博上找TAC的消息,以求这个闭站只是个抽风。
但我啥也没找到,就像被遗忘了一样,没什么消息。
直到今日看到410的长文章之前,我都没有把他列入已闭站的栏目。
不过410说了,他已经闭站了。
不过我有时候也笑自己,大家关注的更多是这个游戏[東方绯想天]和[東方非想天则]
我为什么总是关注这个圈子的载体论坛呢,而且还是这个圈子的非主载体。
嘲笑一下自己,总是关注那些过去的东西。
渔场也好玄女也好haku也好盈月也好Doujin也好
我总是注视一些奇怪的东西,不过我没什么资格也没什么本事,我没经历过啥。
2017.10.9
继续阅读

关于一些喜好的定向+刷碟记录1

小时候看从别人那里继承下来的模型世界和大众硬软件的习惯
自己慢慢发展成了伪模型爱好者,并开始进军港产hobby杂志
不料hobby最后的几十页是手办相关
一开始感觉羞愧死了,但在和同学慢慢互相交流手办高达过程中
他渐渐稳定了高达倾向,我稳定了手办倾向。
然后就开始稳定的攒钱,用全部积蓄买手办
本人不玩手游,不上sbeam(我也不知道为啥有账号
少玩网游,没有氪金习惯,照样穷。
其一是因为手办消费,其二是在入了东方坑后,对同人作品异常的支持和喜爱
国人做的CD和动画直接下单,日本那边的也毫不手软……
不过如果算消费来源的话一些gal也是吧。
想来我有收集的习惯,不过对周边啥的没兴趣。
曾经有过小的刷碟,得到了97年EVA交响乐原声碟(已拆)和ff9原声cd
还有几张不常见的東方同人
励志以后日常刷碟吧,
说明:
绿色代表赚翻,蓝色代表值得
红色代表一般般,收碟没有亏损一说。
今天先来第一弹:

        • 上海TH07東方華爛漫纪年CD
          好像是上海tho限量,拿到的时候貌似是北京的最后一张
        • SJV-SC【Bset Wisher..】
          老碟了,封面著名,还可以
        • 发热巫女【Flower of life】
          怀念碟,清晰的分界了不同的发热巫女……
        • SJV-SC【-occulta-】
          仍然是sjv。07年的老碟,算可以的cd
        • 发热巫女【アルカロイド】
          传说新发热的奇碟,曲子略惊悚
        • 絃奏水琴樂章【LOST PAPADISE】
          C71古碟,曲风一般,全纯曲,音有点淡了

关于未来创作的脑洞

幻想乡,一个由非人类组成的,圈养着无知的被捕食者——人类的地方。
这无异于是妖怪的乐园,但却不是人类的牢笼。
真理掌握在少数人手中。
掌握真理的妖怪,创立了幻想大结界这一牢笼,将人类握在自己手中。
神隐的主犯————八云紫。
作为幻想乡最高级别的“妖怪大贤者”的人物
亲手打造了这一乐园,
这一没有支撑的,甚至连弱肉强食都无法被承认的世界。
人们生活在无知之中,甚至连“知”为何物,都是他人一手制定的。
这一现象不止发生在人类身上。
直到那一天,新的访客定居了下来。
他们带着外界应有的事物,造访幻想乡。
八云紫的平衡正在慢慢倾斜。
在这一切的背后,站着一位魁梧的神————八坂神奈子。
常识不再是常识,人类也渐渐没有可以沟通的可能了。
                                              ————绿头发的、身着水手服、正在更换巫女服的少女。
但就在这样的天平之上,也时时存在着打破宁静的石子。
八云紫并不慌张。
神奈子也没什么动作。
一切,都在潜移默化中变化着。

Episode 1:待宵反射
「待宵反射卫星斩」 「待宵反射卫星斩」
『待宵:农历八月十五日夜晚的前一日、十四日夜晚的待宵月,称为小望月(こもちづき)』
『反射卫星:月亮是反射太阳光而发出月光的卫星。』
『反射卫星斩:指山口譲司的漫画《BIRTH》里面的某人用剑反射800万千瓦卫星轨道炮「剣·次元流 反射卫星斩」的能量打到怪物身上』
日文SC介绍:
月の力を借りて斩る。この一振りだけで物凄く広いといわれる西行寺
の庭全てを网罗する斩り技。月の力が力を生み、无限に横に広がる。

Episode 2:霖隐外文
森近霖之助的相关

Episode 3:地狱耀斑
地灵殿与守矢神社

Episode 4:幻想飞行
突入的封兽鵺与其不明的飞行体

Episode 5:佐渡人形
二岩猯藏与狸

Episode 6:华狭战场
茨木华扇与幻想乡

Extra 1:侧间监察
背后的八云紫
Extra 2:地外成像
月都考察

贯穿全线(半线)的人物:东风谷早苗、八云紫、八坂神奈子、(冈崎梦美)
拥有常识(外界)甚至更加深远的人:八云紫、八坂神奈子、宇佐见堇子、茨木华扇、二岩猯藏、(冈崎梦美)
可能拥有外界常识的正常人:东风谷早苗
幻想乡可知的贤者:八云紫、茨木华扇、二岩猯藏(里)
明了过去与现在的人:森近霖之助、稗田阿求(也许)
也许拥有常识的人:雾雨魔理沙、帕秋莉、十六夜咲夜
知量超常的人:八意永琳
无知者无畏:博丽灵梦
某一境界的巅峰:圣白莲、丰聪耳神子
版权所有 仿冒必究(真的有人会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