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与传承

今天,我突然笑了。
笑的十分开心,有如不曾这么开心过。
都是因为目睹了我所无法预料的,有生之年的历史的传承。
2005年,玄女只做了中国第一张东方同人CD–《境界生命物语》
2006年,中国东方同人第一次打入日本cm,成为新的起点–《盈月纪年》
在那之后,我们又创作了更多奇迹。
时隔多年微博上在没有传出关于盈月纪年的消息,今天突然打破了那长久的宁静。
今年5月20日,zun终于来到中国大陆,在北大举办讲座。如此高规格的事件,自然请到了中国东方圈的大多数鼻祖和历史人物。
过去中国东方第一个论坛,也是创造奇迹的论坛——动漫渔场(东方小镇)的站长airzhangfish和论坛的主要音乐制作人haku_wang(月代彩)也被请到了现场,这是一场空前绝后的历史的聚集。
而在今天早上,囧仙把fish托付给的这两张有着起点意义的专辑亲手交给了zun。
东方同人的火苗在这两张cd中点燃。虽然一时好像熄灭,但是不会的,它终将被传承下去————
最终,它被交接到了东方的鼻祖——zun手中。我们的历史的成功,历史的结晶真正地被迎接下去,我们走过的路,我们会把它记录下来,然后这一份宝物,永远珍藏在历史的原点,我们的出发点。
这是里程碑。意义重大。

我是一个渺小的人,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历史记录员罢了。
2011年,我从stg进入东方;
2011年,我接触到东方同人音乐;
2011年11月,我第一次听到盈月纪年;
2011年末,进入东方小镇,但是由于年少已经淡忘账号消息;
2013年,开始发掘盈月纪年1,2,以及境界生命物语级其他老同音专辑的信息
————2017年5月24日,获得《盈月纪年2》
————2018年5月21日,fish站长成功完成中国同人与东方本体的交付于对接。

如果历史的苏醒都能在有生之年让我亲眼所见,那么我也没有什么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TAC闭站之后的一点话

前段时间 大约是在今年的四月份 我偶然发现TAC关闭了。
我来这个地方其实也没多长时间,只是在搜寻中国東方圈子的时候偶然发现的。
我其实在这之前的很长时间就已经发现了除了東镇以外的其他论坛
只是后来发现这个地方 不过在我去的时候就已经是几乎没有人的地方了。
则圈 算是東方一个比较大的圈子。
我对则圈的了解更多来源于Q群和贴吧,还有同人展
在展子上则圈总是占一小块地方,放几台电脑和一个大屏幕,
寥寥这样就开始打了,一打就是一天。
说实话我坚持不下来,但是他们总是乐此不疲,一局连着一局。
我所在的小地方基本见不到什么展子,但是每当去北京上海或者成都时,总能见到一批一批的则玩家。


返回说说这个论坛吧。

论坛的名字叫Touhou Act Club,东方格斗俱乐部,通称TAC
————410

相比DoujinSTG的三叶草和嘉年华(已经停运了),TAC是幸运的。它在我发现的时候还是有点击量,还是有新帖子,我注册之后的第二天,我也发现了新用户。
但是就在这样的小打小闹之中,某一天它上不去了。正值高三的我,不去在意太多事情,只是在微博上找TAC的消息,以求这个闭站只是个抽风。
但我啥也没找到,就像被遗忘了一样,没什么消息。
直到今日看到410的长文章之前,我都没有把他列入已闭站的栏目。
不过410说了,他已经闭站了。
不过我有时候也笑自己,大家关注的更多是这个游戏[東方绯想天]和[東方非想天则]
我为什么总是关注这个圈子的载体论坛呢,而且还是这个圈子的非主载体。
嘲笑一下自己,总是关注那些过去的东西。
渔场也好玄女也好haku也好盈月也好Doujin也好
我总是注视一些奇怪的东西,不过我没什么资格也没什么本事,我没经历过啥。
2017.10.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