宅所见的过去未来


仅仅在几年前,我们只靠“你是否看番”就能决定很多事情。
决定你是谁,决定我们是否能合得来,甚至做朋友。
那些年的宅们也是很普遍,就像大学里的学生们不问专攻,都会学英语。
也就在几年前,我们还晚上囤聚在熄灯的宿舍里,点起充电宝支持着的应急灯,三盏两盏,星火闪耀,伏案在桌前做题。我们取消了每人对应床位的限制,大家都在自己喜欢的地方躺着,学累了就躺下拿起手机和耳机,补一集旧番,或看一集新番。
不安分的我们甚至买了可以连接充电宝的小米wifi,把他和床下原本存在的校园网接口连在一起,享受这熄灯后点点明光和长久的黑夜带来的温暖与自由。
伏在床前,靠在墙边,或静或动地看着番的我们,或许有的痴迷于steam,有的日日夜夜满脑子lol,也许在苦苦挣扎中期待着rpg接下来的剧情,甚至有在考完试的那一天夜里,逃出学校在网吧通宵。
但我们也许是没有杂念的宅们。我们看番,互相推番,甚至在网吧被队友坑,一气关下游戏打开刀剑神域,隔壁的大叔都凑过来一起看。
Acg的气息愈来愈浓了。番不再是宅的象征,大家都在看,大家都乐于看。
专攻气息变得愈来愈浓,游戏和动漫慢慢分开。
来到日本以后,大家一起去秋叶原,结果却只是一群只喜欢里番拔作和一群在街机里沉迷不拔的人们。
身边的宅们一个个靠近了那些曾经不曾想象的人们,我渐渐分不清,哪边是真正原本宅的生态,哪边才是真正的有所发展。
想想如今b站三大点评,曾经顶尖的MAD工匠泛式到现在的专业点评家。
想想再也不会有一年四次出现,每季新番介绍的长门有C。
想想一部电影,能翻越千万障壁,冲击每一个区域的命脉。
想想那些因为喜爱和梦想而做成的游戏也好,音乐也好,漫画也好,视频也好,逐渐变成被群众所评价的事物,被“广泛”了起来。
再想想从一开始,那些更加深刻,更加硬核的事物就会占据圈子的主导,我们最终也不过是旁支罢了。
十年前的他们也许会一起探讨,一起创作:我们没有什么,我们有能力,有想法,有机会,有好的伙伴们。
十年后的我们或许共同的声音逐渐变少,我们开始各立独行,开始互相排斥,开始吧自己的意向植入的更深。
现在有很多事情都很晚了,我们变得愈加成熟;拥有能力的人们机会变得愈多,我们自己的机会变得愈少。
很有可能是我在矫情,我也许不太懂了。
不知道是我们、他们、大家变了,还是只有我变得不那么焦躁怪异。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