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一些毕业视频的牢骚

“你们不会再挤在这样小的一个屋子里,晚上打游戏,然后在寝室吃外卖,然后寝室夜谈”
看到这里突然破防,为什么要出国,为什么要去日本,为什么要在那个孤单的房子里,孤独地吃着速冻食品,寂寞地打着不一会儿就厌烦的游戏;
想要找点同学谈谈话,却找不到一个漫无目的的理由;想找同学吃吃饭,却得找一个商量好的时刻;
想打开群找几个国内的朋友闲谈,却发现大家都重新活在了新的集体,新的世界;
想在这里找点人聊聊天,却发现不带着社会价值的学生漫谈本身就是不存在的。
看不到往来人烟,吃不到陋巷残食,到最后大概也没有什么怅然若失:
你若留,这社会与大学别无二样;你若回,这世界如五年前空增一证罢了。
等你回首,只剩下浪费了时间的、心系故乡你还在似有似无的学校里等待不合时宜的结束,而当初身边的人,早就离这一阶段远去。
纵使离别是怅然若失的,可我更想在那个应当结束的日子里结束这段时光,与更多的众人一起在应当离别的时间里怅然若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