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种与传承

今天,我突然笑了。
笑的十分开心,有如不曾这么开心过。
都是因为目睹了我所无法预料的,有生之年的历史的传承。
2005年,玄女只做了中国第一张东方同人CD–《境界生命物语》
2006年,中国东方同人第一次打入日本cm,成为新的起点–《盈月纪年》
在那之后,我们又创作了更多奇迹。
时隔多年微博上在没有传出关于盈月纪年的消息,今天突然打破了那长久的宁静。
今年5月20日,zun终于来到中国大陆,在北大举办讲座。如此高规格的事件,自然请到了中国东方圈的大多数鼻祖和历史人物。
过去中国东方第一个论坛,也是创造奇迹的论坛——动漫渔场(东方小镇)的站长airzhangfish和论坛的主要音乐制作人haku_wang(月代彩)也被请到了现场,这是一场空前绝后的历史的聚集。
而在今天早上,囧仙把fish托付给的这两张有着起点意义的专辑亲手交给了zun。
东方同人的火苗在这两张cd中点燃。虽然一时好像熄灭,但是不会的,它终将被传承下去————
最终,它被交接到了东方的鼻祖——zun手中。我们的历史的成功,历史的结晶真正地被迎接下去,我们走过的路,我们会把它记录下来,然后这一份宝物,永远珍藏在历史的原点,我们的出发点。
这是里程碑。意义重大。

我是一个渺小的人,不过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历史记录员罢了。
2011年,我从stg进入东方;
2011年,我接触到东方同人音乐;
2011年11月,我第一次听到盈月纪年;
2011年末,进入东方小镇,但是由于年少已经淡忘账号消息;
2013年,开始发掘盈月纪年1,2,以及境界生命物语级其他老同音专辑的信息
————2017年5月24日,获得《盈月纪年2》
————2018年5月21日,fish站长成功完成中国同人与东方本体的交付于对接。

如果历史的苏醒都能在有生之年让我亲眼所见,那么我也没有什么不可能完成的事情。

生活记录ep1

一直以来十分忙碌,没有怎么管理网站,只是草草做了个日迹线就又回归到不堪的生活中了。
不过这种不堪的生活是在日本。
某种程度上,这是个令人抑郁的国度,但是这份抑郁的根本来源,或许是来自于现在的生活吧。
我们考试,我们徘徊在进学和回国的分界点,时间和情报的优势决定了一切,背后可以依靠的力量克服了一切问题。有人自信,有人自卑;有人计划长远,有人迫在眉睫;有人十项全备,也有人白手空拳。
我们焦躁地,不安地走着,心中没有那一份底。

下一篇生活记录可能还有一个月。

宅所见的过去未来


仅仅在几年前,我们只靠“你是否看番”就能决定很多事情。
决定你是谁,决定我们是否能合得来,甚至做朋友。
那些年的宅们也是很普遍,就像大学里的学生们不问专攻,都会学英语。
也就在几年前,我们还晚上囤聚在熄灯的宿舍里,点起充电宝支持着的应急灯,三盏两盏,星火闪耀,伏案在桌前做题。我们取消了每人对应床位的限制,大家都在自己喜欢的地方躺着,学累了就躺下拿起手机和耳机,补一集旧番,或看一集新番。
不安分的我们甚至买了可以连接充电宝的小米wifi,把他和床下原本存在的校园网接口连在一起,享受这熄灯后点点明光和长久的黑夜带来的温暖与自由。
伏在床前,靠在墙边,或静或动地看着番的我们,或许有的痴迷于steam,有的日日夜夜满脑子lol,也许在苦苦挣扎中期待着rpg接下来的剧情,甚至有在考完试的那一天夜里,逃出学校在网吧通宵。
但我们也许是没有杂念的宅们。我们看番,互相推番,甚至在网吧被队友坑,一气关下游戏打开刀剑神域,隔壁的大叔都凑过来一起看。
Acg的气息愈来愈浓了。番不再是宅的象征,大家都在看,大家都乐于看。
专攻气息变得愈来愈浓,游戏和动漫慢慢分开。
来到日本以后,大家一起去秋叶原,结果却只是一群只喜欢里番拔作和一群在街机里沉迷不拔的人们。
身边的宅们一个个靠近了那些曾经不曾想象的人们,我渐渐分不清,哪边是真正原本宅的生态,哪边才是真正的有所发展。
想想如今b站三大点评,曾经顶尖的MAD工匠泛式到现在的专业点评家。
想想再也不会有一年四次出现,每季新番介绍的长门有C。
想想一部电影,能翻越千万障壁,冲击每一个区域的命脉。
想想那些因为喜爱和梦想而做成的游戏也好,音乐也好,漫画也好,视频也好,逐渐变成被群众所评价的事物,被“广泛”了起来。
再想想从一开始,那些更加深刻,更加硬核的事物就会占据圈子的主导,我们最终也不过是旁支罢了。
十年前的他们也许会一起探讨,一起创作:我们没有什么,我们有能力,有想法,有机会,有好的伙伴们。
十年后的我们或许共同的声音逐渐变少,我们开始各立独行,开始互相排斥,开始吧自己的意向植入的更深。
现在有很多事情都很晚了,我们变得愈加成熟;拥有能力的人们机会变得愈多,我们自己的机会变得愈少。
很有可能是我在矫情,我也许不太懂了。
不知道是我们、他们、大家变了,还是只有我变得不那么焦躁怪异。